鲸岛

「洋灵」未熟

校园AU,ooc,不多说了,不强求能吃就吃不能吃我们有缘再见,看正文吧





3

岳明辉打球又把脚崴骨折了,课间操只能在教室里当老弱病残,连去超市买包零食都要用代写英语作业跟李振洋换,就很bad。一瘸一拐地从厕所蹦回来之后,满意得撩了一把头发,然后整个人就磕在了桌角上。好巧不巧还是受伤的那只脚,这一下把岳明辉疼得眼泪都要飚出来了,重心不稳得眼看就要摔个狗吃屎,一双手从后面托住了他。
“老岳你能不能看着点,再摔一下你这脚就废了,哥哥你咋不看路呢,疼不疼我给你喷点云南白药。”卜凡唠唠叨叨眼看没完,看这架势是不给岳明辉整得明明白白就不可能放他走,岳明辉只好眼疾手快的一把捂住卜凡的嘴,还在叨叨叨的卜凡一下就安静了。
过了一会,卜凡好像不好意思似的,拉下来岳明辉的手,攥着晃了晃,裂开嘴傻笑了一下。“笑什么笑,没看哥哥还瘸着吗,赶紧搀我回去啊。”岳明辉熟练得翻了个白眼。
正在后排吃零食写物理题的李英超看得有点呆,那个叫卜凡的他认识,但是还没说过话,因为他有点怕他。
卜凡就坐他后面,身高一米九二威武雄壮,身量就像个大灰熊,偏偏还长了张极其凶神恶煞的脸,不说话的时候看上去暴戻又冷酷,偶尔说话声音也是低沉又雄厚,像极了之前学校里那些男孩。洋哥和他讲过,凡子看着凶,其实大名卜凡凡,又傻又心软,很好说话的,不要害怕,洋哥遛他没商量。可是李英超还是怕。因为他不知道这么有男子气概的男生,会不会讨厌像自己一样长得像女孩一样的人。
正搀扶着往自己座位走的两人好像突然发现,教室里还有第三个人,岳明辉马上一副老佛爷摆驾乾清宫的架势指挥凡子给自己搀到李英超那里去,身残志坚依旧笑容如春风般温暖得和李英超打招呼。
“哎呦弟弟!你也没去跑操啊!咋了,跟哥哥一样脚崴了?哎呀还做题呢?太刻苦啦太刻苦啦!快歇会陪哥哥唠唠嗑。”岳明辉熟练地从李振洋的桌洞里摸出一包薯片,撕开散给李英超吃,卜凡则从李振洋的桌洞里拿出他喝剩下的可乐,毫不嫌弃的咕咚咕咚灌下去半瓶,然后抹抹嘴又塞回去,坐在岳明辉身边开始咔嚓咔嚓吃薯片,俩人配合天衣无缝动作行云流水,丝毫没有犹豫。
“吃啊弟弟,洋洋的就是我们的,甭客气。”岳明辉把薯片袋子往李英超面前递了递,好脾气的笑笑,露出一颗小虎牙。
“你凭啥喊人家弟弟,人家长得水灵就得是你弟弟吗?老岳你不讲道理啊。”卜凡眼睛一瞪,从大灰熊变成了哈士奇。
“我是跳级上来的,今年15,可能是比你们小一点”
“15!!!弟弟你才15就上高二啦!那你还是个宝宝呢!弟弟呦!”卜凡的眼睛瞪得更大了,薯片也不吃了,兴奋的样子更像哈士奇了,李英超在心里想。
“对,我们弟弟才15就上高二了,聪明,脑瓜子好使,不像你个傻狗。”李英超觉得肩上搭上了一双大手,然后整个人被拢进怀里,羸弱的脊背贴上了一个厚实温暖的胸膛,耳边全都是磁性的低笑,只是一瞬间,然后李振洋就回到了自己的座位。
“小弟太瘦了,根本不用起身我就能坐到里面去,弟弟多吃点。等会!你们两个!是不是吃的我的薯片?!”
李英超的耳朵红得发烫,根本不能消化李振洋现在在说什么,他很抗拒和别人亲密接触的。最开始的时候,连李振洋搭一下他的肩膀他像受惊一般从椅子上跳起来,李振洋只好每次都把小朋友叫起来给自己让位置,今天不知道怎么了图省事,又抱着自己挤进座位里,但是自己意外的不太反感。
可能是和他们在一起太放松了吧。李英超想了想,从自己的购物袋里掏出一包小熊饼干,塞进了洋哥的桌洞里,小纸条上写着「谢谢洋哥,薯片好吃」



现在还是顶天立地不敢碰弟弟的洋哥,让我们期待对弟弟施暴的洋哥吧




评论(2)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