鲸岛

未熟

校园AU
同班同学,留级+跳级的ooc到天边人设
吃不下也别硬吃了,咱们好聚好散江湖再见。
「鞠躬」「抱拳」「土下座」




1

“李振洋,跟我出来一下。”
李振洋今天没睡到自然醒,毛躁得捋了捋自己略长的头发,慢悠悠从桌子后面晃起来,眯着眼睛看着班主任略带无奈的脸。得了,又是教室后门一通唠叨然后罚站呗,李振洋在心里念念叨叨。没想到班主任把他带到了办公室,还关上了门,一副要促膝相谈的架势。
“今天班上转来个新生,没空位了,跟你当一段时间同桌吧。”
“年纪小,跳级上来的,不太爱说话,你大,别老吓唬人家。”
“他学习好,但是身体不太好,体育弱,你们多互帮互助一下。”
说罢班主任转身拿起保温杯,对着李振洋摆了摆手,示意他可以滚了。
“对了,头发长了,有空剪剪,别让主任逮着你,给你推个平头。”
李振洋正在关门的手一抖,决定一会吃饭的时候就去找Tony老师给自己来个痛快,绝不给教导主任任何机会。




2

回到班里的时候,新来的转学生正站在自己的桌子旁边,瘦得可怜的小身板背着大包,白莹莹的小手提着一个兜子,脸上的口罩拉到眼下,头上还扣着个鸭舌帽,面对空桌子上堆满的杂物和衣服手足无措。
李英超其实累的快受不了了,包里全都是书,很沉坠得背很痛,兜子里是妈妈怕自己在新食堂吃不惯塞给自己的零食,塑料袋的绳子可能已经把手勒出了红印,一会可能要肿起来了。很像把这些都放下,然后坐下好好吃两颗糖,喝一大杯水,看看这几天没顾上看的英语。
李英超很想哭,可是他忍住了,新来的第一天,不能哭鼻子,不能让别人瞧不起,不然会惹人讨厌的。
突然一只手越过他的胳膊,在身前的桌子上敲了敲,“哎,都是谁的东西啊,拿走拿走,不然都让岳明辉给你们卖了破烂儿啊!”
“李振洋我日你大爷啊,说谁卖破烂儿呢?”一个扎着小辫儿的男生一脸痞笑从旁边桌子过来,手脚麻利得收拾桌子上的杂物,还在嘴里嘟嘟囔囔个不停,“这本子是小雅的啊,这书绝对是老于的,这什么玩意,辣条,归我了归我了。”然后注意到了站在桌子前面的李英超,似乎对这孩子这全副武装的打扮有点惊讶,很快又好脾气的对他笑笑,拿出湿巾给他擦完桌子擦椅子,嘴上一点没停,“哎呦新同学啊,欢迎欢迎,叫啥名字啊哪转来的啊,我叫岳明辉,他们都叫我老岳,你叫我岳哥啊,哎呦看这瘦得,快把书包放这歇会歇会”,李英超点点头小声地说了句谢谢,刚想坐下,就听到那个懒洋洋的声音又说话了。
“谁让你坐了,叫什么名儿啊,说啊,不说罚站。”
李英超这才想起来转头看看这个人的真容,第一印象就是,真高啊。大概能有个185吧,肩膀又宽又直,脸上笑得懒洋洋的,眼睛也是懒洋洋的凤眼,整个人都像被从被窝里挖出来一样,撒发着点玩世不恭的意味。
“我叫李英超”
“什么超,灵超?这动静也太小了,你嘴堵上啦。”李振洋挑了挑眉,从李英超背上扯下了大书包,顺手接过袋子塞进桌洞里,然后打了个响指,点点头,“坐吧,小灵超,有啥不知道的问你洋哥我。”说罢就搭着岳明辉的肩一摇三晃的准备出教室。
“嗨你有病吧,吓唬人家孩子干嘛,还罚站,欠你哒?”岳明辉有点看不过去了,自以为隐蔽得给了李振洋一拐子。
“你眼瞎啊,擦完凳子都没干,你让人小孩儿坐一屁股水啊?”李振洋则顺手把岳明辉塞进了自己的胳肢窝。
李英超坐在凳子上,脸上有点烧,在装零食的袋子里翻来翻去,掏出来一袋果汁软糖,塞进了同桌的桌洞里,想了想,又写了一张小纸条放在糖上。
“谢谢你,洋哥,糖很好吃的,你吃吧。”





弟弟还没熟呢,熟了就虎了,现在还是弱小,可怜,无助,但是能吃的弟弟。

评论(2)

热度(42)